0621_a2047

0 Comments

*** 他那意味不明的话瞬间将云轻言几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云轻言几人也上前去,看看纪蔚然指着的烈火犀牛的某处

一阵暴布汗。

云轻言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我也觉得需要同情的是这头烈火犀牛!”

纪蔚然的太对了!

就连秦厉也难得地跟纪蔚然站同一战线,“我也赞同纪没脸的话。”

百里清雪抿着唇,那张清澈若雪的容颜,此时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帝九阙淡淡地扫了一眼,又将目光落回了云轻言身上。

只是,那眸色渐深的深瞳,透露了他并不算平静的內心。

“你们为什么都这么啊呜呜!我差点被它给戳死了!”没有人站在自己这边,差点被烈火犀牛顶个对穿,现在心灵正十分委屈疲惫需要安慰的郁大胖捂着屁股站起来,愤愤不平地移步到烈火犀牛的地方。

“你自己看看吧,你对人家干了什么好事!”纪蔚然闪出一条道路,让郁大胖看得清楚!

“啊额?!”本来还十分委屈十分不满的郁大胖看到烈火犀牛某处,一双眼睛瞬间瞪直了,整个面部表情都僵硬了下来!

美模李颖芝美艳家居风情写真

之间,烈火犀牛菊花处,正不断留着血迹,像是被狂乱的元力造成的。

“这这是我干的?”郁大胖瞪直眼睛,不敢置信道!

“不是你还有谁?”纪蔚然翻了一个白眼,脸上却带着促狭的笑意和调侃,他用手用力地拍了拍郁大胖两下,

“好子!年纪就这么不学好,专门攻击魔兽那处,猥琐至极,以后长大了还得了?”

他们本以为郁大胖那闭着眼睛的胡乱攻击根本打不中,哪知,对方不仅打中了,嗯还专往人家魔兽菊花打!

就连没心没肺如纪蔚然,也不禁为这头烈火犀牛拘了一把深深的同情泪!

云轻言也狠狠抽了抽嘴角。

烈火犀牛身皮甲被身上自带的烈火烧灼,十分的坚硬,就连脆弱的眼睛上,也覆盖着两层防御的薄膜,可以称毫无弱点。

想要击败烈火犀牛,除了用与烈火犀牛属性相反的冰属性或者水属性攻击外,几乎只有以蛮力破解一法!

但似乎所有人都忘了烈火犀牛还有一个脆弱的弱点菊花!

这算是郁大胖误打误撞了么?

云轻言心中波澜起伏,啧啧两声,如果是运气郁大胖这运气也未免太好了吧?

不过这样的打法还真是猥琐至极啊!

哪有元者打烈火犀牛时,会专门去捅它菊花的?!

一想到那美好的画面,云轻言就身一个激灵,用一种十分怪异的目光看向郁大胖。

被纪蔚然那样调侃又被云轻言那奇异的目光看得心里一紧,郁大胖整张胖脸瞬间就皱成了一团,弱弱地为自己辩解道,“不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

“嗯嗯嗯!”纪蔚然连连点着头,喜欢调侃调戏胖墩的他,怎么会放过这个绝妙的机会?

“你不是故意的,你是有意的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