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_a2047

0 Comments

   () “主人,你在干嘛?”心有余悸的小玄呆在玄戒之中,不解问道。

   “你闭嘴!”跑得气喘吁吁的云轻言厉声喝道,抓着清阎的手继续在独角巨蟒巨大的蛇身上跳动。

   幸亏清阎虽然昨天是‘第一次’用腿走路,但他学习能力极快,已经十分习惯了双腿行走,行动之间能紧紧跟上云轻言的动作,不拖后腿。

   不然云轻言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就这样上蹿下跳了不知道多久,云轻言拉着清阎猛然跳至岩石上停下。

   云轻言胸口剧烈起伏,额头不断有晶莹的汗珠滑落。

   独角巨蟒看着近在咫尺不能动弹的食物,蛇瞳凶残贪婪,狠狠一个前俯冲朝云轻言冲去。

   之前云轻言一直是在它身上跳跃,独角巨蟒虽然动得剧烈,但实际上躯体并没有前进多少。

   现在它这么一冲,就立马发现不对劲了。

   云轻言站在岩石上眉眼弯弯,嘴角挑起一抹悠扬的弧度,“自己给自己打结的滋味如何啊?蠢蛇?”

   “咝咝咝!”独角巨蟒凶残地盯着云轻言,身体不断努力翻滚蠕动,想解开身上的结。

   一见独角巨蟒吃瘪了,之前还怂怂躲进玄戒中的器灵就跑出来了,瑟地往独角巨蟒面前飞,背对着它扭了扭屁股,

   电眼萌妹清纯美女写真 惬意园林美好恬静

   “哈哈哈!

   就你那点智商还想吃帅气无比英俊无匹的小爷,做梦去吧!”

   云轻言看着那瑟的器灵,惭愧地扶额。

   真不想说这只逗比是自家的。

   “咝咝咝!”独角巨蟒蛇瞳幽幽转动,长长的信子猛地向背对着它扭屁股的小黑团卷去!

   “小心!”云轻言心脏下一子提到了嗓子眼。

   猛地感觉身后一道腥风袭来,小玄直接吓得飞都飞不起来,普通一声向地面砸去。

   也幸亏它一时吓傻了,直接从空中掉了下来,不然它能被蛇信卷个正着。

   饶是如此,那带着黏腻口水的蛇信还是贴着它头皮滑过,一堆腥臭的唾液直接给它来了个身沐浴。

   掉落在地的小玄顾不得被砸的头晕目眩,支起身体直接像个小皮球一样向云轻言滚来。

   蛇信从它砸落的岩石上扫过。

   等确定了已经到了安范围,小玄这才后怕地摇摇晃晃飞起,就要去找云轻言寻找安慰,“主人,吓死我了!”

   回答它的,是云轻言嫌弃的两根手指。

   “沾了一身的唾沫,太臭了,离我远点,等洗干净了再回玄戒。”

   “嘤嘤嘤。”小器灵觉得自己委屈极了,伤心地飞到一边做个安静的嘤嘤嘤怪。

   云轻言却在打量着独角巨蟒,它不停地扭动着身体,蛇结有从蛇中往蛇尾移动的趋势。

   其实自然界中有许多蛇会自我打结将身体蜷缩起来躲避天敌。

   蛇类鳞片光滑,即使打了蛇结,也能够自行解开,只不过要花点时间而已,她坑了这独角巨蟒一次,让它自己给自己搭了个死结,但只要给它足够的时间,它就能恢复自由。

   到那时,独角巨蟒可不会像这次这么好对付了。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