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8_a2047

0 Comments

“哦。”碰了一鼻子灰的少年默默地摸了摸鼻子,不过很快,另一件事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高台上那些位高权重的长老们,来了!

位置一个个被填满,只剩下最高的席位以及下方的七个位置。

紧接着,云柏出现,坐在了七个雕花木椅上的一个位置。

“是家主!”下面的人一个个仰着脖子,家主他们大多数人都是认识的。

连家主都只能坐在次级席位上,可见,那位神秘的老祖真的要出现了!

紧接着,云金、云厚等秘法长老出现,五行长老将五个位置坐满。

七个位置还剩下一个。

“奇怪为什么多了一个位置?”

“家主和五大秘法长老已经是老祖下地位最尊贵的人了,难道还有什么人能和他们相比吗?”

稀疏的议论声在下面响起。

绞尽脑汁他们也想不出,家族中还有什么人可以和他们平起平坐。

秋日里阳光下的恬静少女很美好

众人心中好奇心痒痒难耐间,白玉堆砌的高台之上,一名身着白衣的少女缓缓地走了进来,漫不经心的步伐,慵懒的面容,看上去不像是来参加家族会议的,倒像是去春游的。

那双墨玉般的眸子扫视一圈,最终落在七个席位的最后一个上面,施施然走了过去,然后,在下面上万人炙热的目光之下一屁股坐下!!

“云轻言?!”云悠手指猛地攥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目光。

为什么?!几天前她不过和自己一样是个小辈,现在,却已经和家主秘法长老们平起平坐了!

云轻言慵懒地靠在楠木雕花大椅上,随手抓了一把葡萄吃,嫌弃道,“这椅子也太硬了吧?一点都不舒服!”

她知道,像这种大型家族会议,一般是用来鼓舞士气之用,会议就像是王婆的裹脚布,又臭又长,在这里坐那么久椅子又硬,屁股都得坐麻。

她右侧的云金听到她的话,一张老脸狠狠地抽了抽。

能做在这里不知道是多少云家小辈毕生的追求,她倒好,还嫌弃?

不过有了先前好几次教训,云金对这不过下神修为的小辈已经产生心理阴影了,装做一副自己没听见的模样。

“那少女是谁啊?”

“她怎么和家主他们坐在一起?”

底下已经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看向云轻言的目光中充满了震撼惊讶。

一阵宏大的气势忽然而至,所有的议论声都戛然而止,一名须发皆白气势凌然的老者旋身坐于主座之上。

“肃静!”严厉的一声冷喝,整个偌大的演武场安静得连根针掉落的声音都听得见。

“诸位,赖家狼子野心,家族危机将至”星元力将浑厚的声音传送至广场,沉重的声音让之前还八卦议论的云家子弟心中一沉,再无心关心其他。

云轻言一边百无聊赖地吃着身边的水果,一边拿着一枚通讯水晶用精神力和别人聊天。

这一幕高台上坐着的大佬们都看见了,一个个脸皮一抽,自觉地转过了视线。

这小魔头,他们惹不起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