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5_a2072

0 Comments

♂? ,,

,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

这群格子衬衫,来了比昨晚的人多了。

起码有二十多人。

几个空位置的桌,他们都坐满了。

而我看到在前面的花坛边,还有十几个格子衬衫。

看来今晚又有麻烦事情干了。

带队的,还是昨晚那几个家伙。

他们明显也看到了我,他们几个带队的小头目就坐在旁边桌。

看到我后,那个小头目轻蔑的笑了一下。

然后他走过来,坐在刚才彩姐坐的地方。

他叫来服务员,服务员战战兢兢的,过来了。

素颜清纯可人的短发红衣少女

他说道:“一杯水多少钱。”

服务员说:“不要钱。”

他问:“那这里最便宜的东西是什么?”

服务员明显被这阵仗吓怕了,看着他,有些颤抖的说:“就是,就是水吧,不要钱的。”

他大声问:“我说的是要钱的最便宜的是什么!不用钱的就别介绍来了!”

服务员哦哦的,然后说:“这些,这些,都是便宜的。”

服务员给他看菜单。

他看了一眼,说:“这个叫什么水的,两块钱,对吗?给我的朋友们一人一杯。”

服务员说:“好,好的。”

然后服务员下去了。

他看着我,拿出一包烟,抽出一只,点上,然后问我道:“是这里的客人?”

我说:“关屁事。”

他呵呵了一声,说:“那就是股东?”

我说:“又关屁事?”

他说:“的脾气不错,我喜欢,我就喜欢这种人,我们打了几次架了吧,是吗?”

我说:“可能吧。”

他说:“我记得有一次有人出手救,还是那女的的保镖,那女的不错,胸大屁股大,白,人也漂亮,上了吗?”

我说:“又关什么事呢?”

他把烟雾吐到我的脸上,说道:“挺嚣张啊,不知道这里的人都是我们的人吗?”

我说:“关我屁事。”

他说:“知道这里是有股份,那就好办了,以前还想着找报仇,现在不用了,我明明白白的告诉吧。交每个月两千块钱,治安费,我们帮摆平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来乱搞的店。”

我说:“这不就是收保护费吗?”

他大言不惭的说:“对啊!我们保护了们,们该给我们钱,不是吗?看那些保安,保镖,保护那些有钱人的,有钱人都要给他们保护费啊。我就喜欢和这种明白事理的人讲话,一点就透了。”

我呵呵的说:“强盗保护我们?”

他说:“我们要是不保护们的话,知道们开店在这里,会有很多人来闹事的。”

我说道:“看现在,不就是带人来闹事吗?”

他说:“我没闹事,我就是来坐着,喝饮料,可以吗?”

我说道:“可以。”

刚好有一桌客人又起来走了,他招呼外面的花坛那边的格子衬衫们过来坐。

都坐下后,他又点了两块钱的一人一杯水。

我也点了一支烟。

他这明显的来玩冷暴力啊,就是来占座,然后一人点一杯水,那别的客人来,没地方坐,就没客人了。

就算有,也只是一些来买甜品打包走的。

这还不算,他们开始去买扑克,买烟来抽,打扑克,说脏话,然后买啤酒来喝。

一下子,就把店内外弄得乌烟瘴气的,这下好了,客人都没人来了。

我皱着眉头看他们。

跟我坐在一起的那个小头目对我笑着说:“我朋友们他们比较不懂得什么叫安静,见谅啊,见谅。”

妈的我好想把烟头按灭在他那脸孔上。

我忍着怒火,说:“到底想怎么样嘛?”

他说:“我说了,一个月两千保护费,我也没想过要其他的什么精神损失费,什么赔偿费,什么附加费,反正呢,这个月收一次,下个月这时候,又来收一次。这生意赚了,说是不是们做几下生意,两千就来了,又何必让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搞乱们的店,生意都做不下去呢?”

我说:“如果不给呢?”

他说:“没关系,为了给我们保护的客户们安心使用,我们免费让他们试用我们一段时间,我们就来这里坐着,保护客户们的店,有些客户运气好的话,可以免费享受到他们倒闭为止。”

我冷笑说:“这是赤luo的威胁啊。”

他说:“原来从的角度看,是我们在威胁?千万别这么想,换个角度想嘛。看今晚不做生意,可能那两千就没了,又何必呢?”

我问道:“为什么有手有脚的,偏要干这个?就不怕被抓?”

他说:“嘿嘿,我干什么,用的话来说,就是,关屁事。想抓我们?呵呵,我们没干犯法事情,对吧。不过可以找们的朋友啊,把我们赶走。我们呢,就可以到处说,们怎么怎么做生意的,但我们走了,改天还可以来啊。我们离这里很近的。”

我说:“那好吧,我看我应该和朋友商量一下。”

他说:“去吧去吧,我等得起,今晚等不来我明天继续来等。没关系的,可以慢慢商量,商量到倒闭也可以的。”

我站起来,走进店里面,到了后面去,去仓库后面找了正在点货的林小慧。

林小慧看到我进来,以为我要走了,说道:“要走了吗?安百井他们说过来,还没到吧?”

我说:“他们来了。”

林小慧说:“那等我一下,我把这个点完就出去。”

我说:“我说的他们,不是安百井和金慧彬,说的是格子衬衫们?来了几十个人,坐满了外面的凳子,打牌喝酒抽烟,搞得店里面乌烟瘴气,客人都不进来了。”

林小慧脸色一变,急忙出去看。

看了后,她气着就要去和他们理论。

我一把把她拉了回来,说:“出去和他们说什么都没用的!”

林小慧拿起了电话,我抓着她的手,说道:“要叫爸爸吗?”

她说:“嗯。”

我说:“爸爸叫人来,人家也没怎么着,难道就过来就赶他们走?或者来了就打他们吗?那不是让人家有口实说做生意找人赶他们走吗,这就合了他们的意了。而且,找人动他们,老爸叫他的人来,万一人家拍照了什么的认出来了他们是爸的人,那不是给爸找麻烦吗?而且说报警,有用吗?他们可以不承认他们这么干。如果一旦被抓,他们找人砸店呢?还是亏吧。再说了,他们坐在外面那里,警察来也不能赶走他们吧。”

林小慧说道:“那我怎么办嘛?”

我说道:“说句让不想听的话,我还是那个意思,交钱,花钱消灾。”

林小慧说道:“不!”

我叹气,说:“好吧,找爸吧。”

她给她爸打了电话,告诉了这个事情。

然后一会儿后,林小慧沮丧的挂了电话。

我问:“爸说什么了?”

林小慧说:“我爸说,干脆别开了那个店,去别的地方开。不然就给钱。他说如果找人来处理了,怕他的一些生意场上的竞争对手,找到他做犯法证据做对他不利的事。”

我说:“对吧,还是给钱吧。”

林小慧无奈了。

有钱人也有无奈的时候。

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说的就是这帮家伙。

我安慰林小慧道:“这帮人为非作歹,他们不能长久的,放心好了,就等着看吧。而且啊,我们给他们,别人不一定给,有人如果也有路子的,跟他们干,他们是迟早自找灾难,等着看啊,等着看。”

林小慧找了钱包,从钱包里拿出两千块钱,说:“我诅咒他们今晚就被人开车撞死!”

我说:“别生气。钱,没有了可以再赚。看我们和他们僵持一个小时,那要损失多少?如果僵持一个晚上,那就损失更多了,对吗?”

林小慧看看我,然后说道:“帮我拿去给,好吗?”

我说:“这种事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这么耻辱的事情,哪能让出面啊。不过我怕说我怕死,软弱,所以啊,就没提出来。”

林小慧说道:“去吧,我知道是为我好。”

我说:“也许我是和他们一起来坑的呢?”

林小慧说:“如果是坑的,那我乐意给。”

我说:“是吗?那么好啊。”

林小慧笑了:“不过要每个晚上都来洗碗。”

我说:“都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

林小慧说:“那我哭了,等下来安慰我。”

我说:“好好好。我抱抱好吧,现在抱。”

我作势就伸手出去要抱她,她推开了我:“去了!”

我拿着钱放进口袋,出去了。

我不能那么轻易给他,和他扯皮一下后,再给他。

我出去后,坐在他的面前,我直接拿了他的烟就自己点上了。

他气道:“麻痹!老子给抽我的烟了吗!”

我说:“做人那么小气做什么?不就是一根烟吗,能死得了?死得了?”

他说道:“商量好了没有?”

我说:“没商量好,那怎么样呢?商量好了,那又怎么样呢?”

他说道:“那就是不想给了,行,我们有的是时间。”

我问道:“听说这一条商铺,都给们交保护费了?”

他说:“交了,有容易拿的,有不容易拿的,但都拿到了。容易拿的,来说一下,给了,这种大方的顾客我们最喜欢。不容易拿的,就像们隔壁这个奶茶店老板,行啊,找人来跟我们玩,我们玩得起,把他的车都砸了,他还不服气,找人揍我们,人多嘛,我们比人多也比他们人多,但我们没那么蠢,跟他们硬来,我们比狠,比阴险,我们赢了,砍了他。他怕了,昨晚乖乖给了钱。如果不给,那没关系,就这么坐下去吧,天天这样子,如果想打架,那也行,我们人也多啊,吃饱了还没地方花力气,报警,也可以啊,可我们也不是坏人,警察抓我们去做什么呢?”

我说:“听起来们是挺厉害的啊。一个月两千?”

他说:“一个月两千。终于想通了,给钱了?”

突然,桌子被掀起来,是安百井,不知何时他到场了,他对着那小混混头目说道:“要钱没有,毛要不要?”

小混混站起来,和安百井怒目对视。

看来,这场架不可避免。

安百井还带了几个朋友来,小混混看着安百井身后的几个人,都是看上去精神抖擞很能打那种类型的人,他感觉不对劲,因为不可能安百井带着这么几个人就敢对一群人开战。

小混混说道:“摔桌子干嘛?我们不过喝茶。”

安百井骂道:“喝妈!滚!不然可以试试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