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_a2050

0 Comments

方若宁本想说既然他在忙就算了,却没想到陈航这么迫不及待地就去找那人,她连婉拒的余地都没有。

陈航捂着手机回到会议室,俯首在会议桌正中央的冷峻男人耳旁,悄声道:“霍总,方律师的电话,说你微信不回,电话不接,打到我这儿来了。”

沉稳内敛的男人,即使心跳漏掉一拍,面上也不动声色,甚至高冷地道:“没见在我开会?”

“……”陈航被他冰冷的口气冻得脖子一缩,连忙点头,“是,我错了。”

他又捂着手机准备转身出去,却听身后老板突地又变卦:“等等。”

几位高管全都一惊,看过来,只见老板已经站起身,脸色冰沉,眸色阴翳,“你们继续,我接个电话。”

他雷厉风行般走出去,一干高管顿时觉得周遭气压回升不少,暗暗舒了口气。

陈航压抑着差点翘起来的嘴角,把自己手机给老板递了过去。

会议室外的僻静角落,霍凌霄把手机都放到耳边了,却又停顿好一会儿,才高冷地开口:“找我有事?”

方若宁焦急又忐忑地等待着,突然听到这四个字,冻得浑身一哆嗦,舌头越发打结,本能地呛了一声:“没、没事不能找你?你以前对我死缠烂打时,可不管我乐不乐意!”

话说出口,瞬间她又后悔——怎么跟这人打情骂俏起来了?

霍凌霄也愣住,没想到冷落她两天,居然还把人逼急了。

气质美女曦曦

唇角勾起,他差点怼回去,可想到昨晚从她家里出来的男人,心头又忍不住火起,当即讥诮地冷哼:“那我现在不对你死缠烂打了,你不应该感到解脱吗?”

解脱?

方若宁听着他的口气,整个情绪突然怔住,脸色也变了,“霍凌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是真的不懂,难道就因为没答应跟他同居,他就一怒之下连孩子都不要了?

心里突然悲凉,还有一股遏制不住的惶恐,继而是冷笑。

看,这就是权贵富豪的所谓爱情。

前一天还在表忠心表诚恳殷勤周到地照顾着她,转眼间就翻脸不认人,感情收放自如仿佛装了开关一样!

只有她这种傻子,痛苦挣扎了那么久,好不容易说服自己迈出第一步,尝试着去接纳他,与他相处,甚至在心里给他腾出了位置——可人家潇洒利落地,搅乱她一池春水之后,潇洒抽身。

方若宁沉默,突然觉得握着手机的指尖发凉,更觉得自己像个傻子,被这个男人狠狠地戏耍了!

“抱歉,我没什么事了,打扰你工作了,不好意思。”她强忍着奔腾溃败的情绪,异常平静淡漠地吐出这话,准备收线。

“你敢挂电话试试!”前一刻还对她冷嘲热讽的霍总裁,面对她急转直下的态度,顿时又变幻画风了,咬牙切齿地放出一句。

方若宁火大,脾气上来,对着手机就吼:“我就挂!你能把我怎么样?!”

说完,果断利落地挂了电话,手机恨恨地扔在桌面上,双手疲惫地捂在双侧太阳穴,紧紧闭眼。

“嘟,嘟,嘟……”听着手机里的忙音,霍凌霄不敢置信地拿下一看,顿时恨不得把手机扔出去!

好在,陈航就在旁边守着,见状不对立刻上前:“霍总霍总!这是我的手机!”

霍凌霄狠狠地咬着牙,脸色紧绷而愠怒,眉宇间的阴鸷和戾气令人心惊。

手机丢回给秘书,他转身,修长身躯裹挟着一股子杀人般的汹汹气势,丢下一句:“我出去一趟。”

陈航接住了手机,脸色骤变:“霍总!霍总!会还没开完呢!”

已经匆匆走到电梯前的暴怒男人,哪里还管什么开会!他只想冲到那女人面前,砸了她的手机,拧断她的脖子!

越来越气人了,一言不合就挂电话!

霍凌霄亲自驾车,一路上惊险走位,迅疾超车。平时要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他生生十五分钟就到了。

方若宁情绪低落了会儿,后来想着为这种人伤心难过都不值得,又打起精神来,继续看卷宗。

法院那边已经给了消息,下周二就要开庭审理此案,算算没几天了,她既然跟当事人做出保证,那就要尽最大的努力来打赢这场官司。

霍凌霄突然出现在律所,并且面色阴郁,气场慑人,让律所上下大几十号人都惊得目瞪口呆,纷纷猜测出什么事了。

还没等人去跟卫云澈报告,霍凌霄就近询问一人:“方若宁的办公室在哪儿?”

那个人正好是林天爱,小姑娘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平时只能在财经频道和财经杂志上见到的尊贵大人物,一时被迷得神魂颠倒,目瞪口呆,只凭着本能抬手指了指一间办公室。

而后,就感到一阵迅疾的寒风刮过,把她头发都吹飞起来。

霍凌霄没有敲门,直接暴戾地一拳挥开,门板旋起的气流把方若宁桌上的文件都吹得飞飞扬扬,也把正埋头工作的女人吓到心惊。

直觉里想着是谁不开门就闯进来,她冷着脸火大地抬眸,却在看见冲进来的那人时,怒火变成了惊慌恐惧。

“霍凌霄,你——”

外面伸长脖子围观的众人,只听到方律师惊恐地喊了句“霍凌霄”,门板就被重重拍上!

刚得了消息从办公室出来的卫云澈,见状也是一头雾水:“霍总呢?”

大家动作齐刷刷地,指向方若宁的办公室。

房间隔音效果好,但也能隐约听到里面的说话声,卫云澈不悦地回头看向办公区域,“都闲得没事做?散了散了!”

老板发威,大家再好奇八卦,也不得不迅速回到自己的工作位上,只是,一双双耳朵全都跟兔子耳朵似得,抖擞竖起!

“霍凌霄,你——”方若宁骇然心惊,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这人已经大跨步走过来,将她从座位上提起,抵到了身后的墙壁上。

方若宁心脏都要跳出嗓子眼,不懂这人怎么突然从天而降!简直吓死人!

“你干嘛!这是我的地盘!”虽然心慌得要死,可她还是故作强悍,瞪着眼扑哧扑哧地喘息着低吼回去。

霍凌霄居高临下地瞪着她,看着她因为害怕惊慌而瞬间涨红的小脸,幽亮的双眸,突然之间,好像忘了自己突然冲过来是为了什么!

双目圆瞪,他就保持着那副让人心惊肉跳的阴鸷瞪着女人看了好一会儿,直到两人剧烈的喘息都慢慢慢慢地平复下来,他抵着女人的力道也跟着缓缓放松。

方若宁呼吸依然在颤抖,可同时,心底里涌起一股复杂难辨的小窃喜。

他能来,至少说明并没有“抛弃”她。

这个认知,让她突然觉得有了底气,焦躁的情绪也放松下来。

“你胆子越来越大,敢挂我电话!”好一会儿,霍凌霄说出闯进这间屋子后的第一句话,依然带着磨牙般的愤恨。

方若宁悟到什么,挑眉,轻轻一笑,“你就是为这个飞车赶来的?”

那么远的距离,他十几分钟到了,路上肯定闯红灯了吧?没出事都算是万幸!

“你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不怕被交警抓个现行?”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霍凌霄琢磨了两秒才明白过来,继而冷峻阴沉的脸色浮上一抹尴尬。

“要你管!”他近乎幼稚地,吐出这么三个字。

方若宁笑起来,用肩膀撞开他,走出被他逼至墙角的角落,又回眸看他,示意他到会客区坐下,“你既然来了,那就坐吧,我有事跟你说。”

高高在上的霍总裁,看着她云淡风轻的态度,突然觉得自己愚蠢至极,下不来台。

“你有事找我,不知道去我公司?电话里三两句没说好,你还挂我电话!”

方若宁给他倒了水,在茶几上放下,站起身看着他:“你一副我不该打扰你的口吻,我还敢跟你继续说下去么?”

“这天底下还有你不敢的事?”男人继续冷嘲热讽,不过,气焰却灭了大半,走到沙发那边坐下。

方若宁在他对面落座,认真地盯着他,认真地说:“我这次真遇到麻烦了,要你帮我。”

“哼!我说怎么主动给我打电话,原来是有求于人。”

看着他狂拽的脸色,方若宁气得坐起身一些,可想着自己的确有求于人,只好又压下去,重新放缓口吻:“昨晚,林洋的父亲去找我了,开价一千万,让我放弃这场官司,我没答应。当时幸好褚峻中来找我,我才脱身。我今天跟那个受害者又通过电话,她表示一定会坚持到底,将那些混蛋人渣绳之以法,所以这个官司我也一定会打下去,但我怕那些人狗急跳墙,会从轩轩身上下手。所以这些日子,你能不能派个人暗地里护着轩轩?上下学时,也有人接送才行。”

霍凌霄盯着她清澈水亮的眼眸,听她说完整番话,幽深的眼眸瞬间寒沉:“他们真是胆子大,竟然敢去找你。”

“相比他儿子毁一生来说,他们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挽救。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去得罪他们,我只想护轩轩安全。”